2020赛季,因为队中有多位熟悉的好友,加上深足的诚意邀请,姜至鹏来到深圳。到队之后,他很快融入到深足团结的大家庭,开始发挥自己重要的作用。赛前更衣室,他会用自己的音响和队友们分享律动的音乐,让大家尽快兴奋起来;在训练课结束后,他也总是多留一会,和队友们多练几脚传中和射门;闲暇之余,他还会和队友们打打闹闹、开开玩笑。

姜至鹏:小时候那时足球大环境还是比较好的,学校开展的课余活动都跟足球有关。有一天一个足球俱乐部来学校选人,很幸运就被选上了,就这么走上足球这条道路。

姜至鹏:最开始踢的是边锋,从小时候一直到上海申鑫都是踢前锋。后来是朱炯指导给我改造成了边后卫。

姜至鹏:小时候想走出去开阔一下眼界,去不同的领域去学习东西。经过各方打听,知道徐指导的训练基地在招生,就从青岛过去了。去之后最大的感触是那个时候喜欢踢球的人真的很多。一个小基地里面,最多的时候有120人左右踢球,分了5个队,竞争也特别激烈,每年都会有人被淘汰。

姜至鹏:徐指导给我最大的影响是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,不管是在足球方面还是生活方面,都对我帮助特别大。徐指导非常注重教育,他对学习成绩的要求非常高,他把学习排在训练之前,把做人摆在学习之前。这套理念在当时看来不是特别理解,但是到现在来看非常睿智、有远见。

姜至鹏:在徐指导训练那会,每天训练内容都有基本功练习,停球、传球是必不可少的。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颠球,一口气要颠到500个才可以去吃饭,中间断了不算,得重新来。训练中如果出现失误会有些惩罚。这都让我们在练技术的时候注意力更集中。

姜至鹏:当时包括吕海东、远叔(张远)、珀哥、郜林、达伦等,他们都是我曾经的队友或者国家队队友,我都听他们说来这儿了。同时觉得深圳是一支非常有想法的球队,再加上当时主教练和多方的邀请,就过来深圳了。

姜至鹏:城市方面,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同,因为都是一线城市。在河北队那时候训练也都是在北京,北上广深我也都算都待过了,也算是挺圆满的。至于球队,不一样的地方是每个球队有自己的打法,每个球队的教练,包括整个团队的保障,都各有优势。

姜至鹏:我这是近视,大概300多度,有点散光。训练和比赛的时候就带隐形眼镜,现在隐形眼镜的技术挺好的,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脱落。因为度数不高,平时训练不带隐形眼镜也没问题,但是因为散光,所以比赛场地如果有灯光的话就必须得带上。

姜至鹏:我觉得他是一个情商非常高的人,他会想办法照顾到每个球员的情绪。如果他看见你情绪不高,他会主动来找你沟通。有时候场上队员出现一些小分歧,那时他会当面指出你的不对;但是冷静之后,他会来找你去聊一聊,告诉你以后应该怎么处理。

姜至鹏:没事在屋里喝茶,跟家人视频,有的时候跟孩子玩一玩,还会看看电影、听歌。

姜至鹏:分场合,在房间里喜欢听R&B的歌,节奏感韵律比较强、但又不是非常炸,可以让自己在房间里静下心来。在比赛前,会听一些比较炸的歌,让自己的兴奋点更高一点。睡觉前我会听一听郭老师(郭德纲)相声,有助眠作用,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。

姜至鹏:以前还真尝试过做菜,觉得这有什么难的。我也试着去网上找一些菜谱,跟着一步一步学,但是做出来的效果都不怎么好。现在也就是西红柿炒鸡蛋做得还可以,能吃得下去。

只要比赛开放,都有许多深圳球迷从各地赶来为球队加油助威。在中超第一阶段比赛,深圳的球迷人数是中超前三名,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?

姜至鹏:我觉得前三名可能都谦虚了,咱应该是数一数二的球迷入场人数了。首先感谢球迷对我们球员和球队的支持。他们特别辛苦,因为我自己平时我就是广州和深圳两地来回走,我知道路上的旅途是多么地漫长或者煎熬。我们作为球员,会尽可能地在场上展示我们实力和球技,最大程度回馈他们,让他们不虚此行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