员工张某主张其于2014年3月17日入职公司。但公司认为纯属子虚乌有,没有这样的事情,不予认可。

员工张某迫于无奈只能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,请求确认其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。

第一,该份证据上没有公司的名称,也不是公司的转账记录,公司未通过农业银行向张某转账。

经申请,法院向派出所调取了一份出警记录。出警记录显示:员工张某在海子角制衣厂里出事不管,经天宫院派出所民警到现场了解,报警人称因工伤问题发生纠纷,现已告知到相关部门解决。

接着呢,法院又向农业银行调取了交易信息,显示给员工张某转账的账户开户人为穆某。

公司又质证:银行交易信息显示不是公司账户,不能证明张某与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。

后来,法院依法向公司的实际经营地址邮寄起诉书、证据、传票等相关诉讼材料,邮件回执显示前述材料系由袁某签收。

这时候呢,公司再次抗辩:袁某不是我司员工,但因认识门卫,故签收了邮件然后交给了门卫。

当然,这个图也不是简单的图,而是要对公司的办公场地进行详细的描述,并绘制出一份平面图来。

结合这张张某给出的平面图,法官本人决定亲自去一趟公司经营场地现场勘察。不仅如此,现场还录制了视频,制作了现场勘查笔录。

而勘察视频及笔录记载,到达现场时公司大门紧闭,门口未悬挂公司名称的标识。在法官进入公司内部后,发现办公场地内的房屋布局与张某所绘制的平面图基本一致。

而且,法官经现场向石姓车间负责人了解称:袁某、毛某、王某原均是公司员工,但是均已离职,袁某曾为公司负责人,毛某负责后勤管理事宜。

法院认为,张某提交的电话录音、袁某签署的邮件回执单及张某绘制的平面图、法院现场勘查录制的视频及制作的现场勘查笔录,相互印证、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,可以证明张某与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。

法院认为,公司的上诉并未提供足以推翻一审法院所作认定的相关证据,本院对其上诉请求难以支持。

理由是认为张某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,这公司到了这里真是不要脸极致了。

而看完这个案件后,有人感慨论会画图的重要性,还要记录办公室的天花板上的照明灯有几个是坏的,分别是在第几个吊顶上,有多少块吊顶;

但我要说的是,张某好在遇到了当代包青天啊!遇上一个高度负责的人更是这件案子能胜诉的关键啊。

肯亲自调查的法官,十中无一,肯调查又有时间调查的百中无一。而且不偏不倚、尊重事实,居中裁判。

这样的用人单位实属可恶至极,无良公司把人逼到这份上,真的是万恶的资本家啊。

上述案例告诉我们,入职一定一定要签署合同,留存发工资记录切开户名是本人,由公司转账记录,缴纳社保,没事留存些工作视频,对于老赖公司不能不留一手啊。

另外,作为劳动者到用工单位工作,在提供劳动和遵守单位工作制度的同时,还要掌握工作场所和单位的环境,以便在对方不认可劳动关系存在时,可通过其他途经向仲裁或人民法院提供相关证据。

其实,只要你去仲裁庭办立案就会发现,许多员工,有的还是一群为单位,在那里因为“证明劳动关系”艰难而没法完成立案程序。

没有一个是公司或者公司代理人。自证事实的取证方式,可以让很多作恶变本加厉。

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,前段时间的某个新闻,是关于两员工因拒绝加班造成公司损失后被告,法院判定两人向公司赔偿 1.8 万。

这个企业因为有一批订单着急出货,为了在预定时间内交货,老板要求两个负责检验的员工加班完成。

因为两人都到了劳动合同续约期,他们要求公司先续约然后再加班,但老板不干。所以,两人拒绝加班。

老板认为,公司出货延期,需要赔偿客户12万违约金。就把这两人告上法庭,要求两人赔偿公司损失的 12 万。

有网友指出,“这个所谓的‘必须加班的紧急情况’的判断标准,既没有写明也没有量化,标准完全是公司掌控的,以此来要挟员工加班,是不是太欺负人了?

此案中,公司不能按时交货,明明属于经营者的风险,为什么转嫁于劳动者身上?

按照法官所说的遇到紧急情况必须加班,那么员工即将失业,是不是也可以算是紧急情况,而可以拒绝加班呢?”

我实在不太能理解质检员是怎么造成12万元的损失,那说明公司管理也有问题,没能及时止损。

再者,也要看加班多久以及企业提供什么补偿费用,但显然是两边没谈妥,才会造成员工不愿意加班。

单位对员工的管理支配只能在合同法律规定的劳动时间内,员工又不是旧社会的包身工。

所以说,有些企业是真心无耻,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,张口就是要奉献,画饼画得天花乱坠,然而你要跟ta说:“领导,你这么无私,请奉献一下我吧!我家都揭不开锅了!”

估计ta能立马翻脸到:“年轻人要靠自己的双手奋斗,怎么能依赖别人呢?!我不帮你是为了你好!”

而且企业不续约却要求加班,还把企业经验风险甩锅给员工,这歪风邪气要是助长了,岂不是又要冒出很多 “彭宇” 了?

在疯狂抵制996的时候,还有30%的人在经历8106或者是10117,需要抵制不是996,而是不健全的劳动法。

在社会主义国家,不论是哪种类型的企业,用资本家管理、剝削工人的那套办法行事,都是不允许的,也是违法的,应当加以制止并辅之以必要的惩处,使其真正长点记性。

劳动者的尊严与欢乐,不仅要体现在“五.一”节上的纸上谈兵,更要体现在日常工作生活的每一天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